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颠倒众生的糊涂

幸福大街乐队

 
 
 

日志

 
 
关于我

“幸福大街”主唱。作家。幸福大街淘宝店重新开张:http://shop59299446.taobao.com/。现已有以下物品恭候 唱片:幸福大街10周年纪念T恤,《胭脂》(2008)/《胭脂EP》(2007)/《小龙房间里的鱼》(2005) 书:《娱乐至死》(2008)

网易考拉推荐

甯镐集闃冲緥甯堝闄堣壋鏄惁鍗栨帆鐨勫垎鏋?/a>  

2009-11-13 18:2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下是常伯阳律师对陈艳是否卖淫的分析。他虽然写的很罗嗦,而且他讲越多就越让人怀疑那个女孩子卖淫.我意简言赅地解释下:陈艳被警察指控的四次卖淫,都是事后补充的,虽然口供非常繁杂,但是依然留下太多的明显的疑点,以至于律师们(他们不是傻瓜),都发现这四次所谓的卖淫证据非常模糊。从法律上来讲,证据上有问题就意味着卖淫不成立。

 

常伯阳写的:

 

庭审已经结束,如果不是存在下列疑点,我倒是相信警方对陈艳卖淫行为指控成立。但是由于警方指控的几次卖淫行为都存在疑点,让人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警方指控陈艳有4次卖淫行为。分别为2008年11月27日,2008年12月7日,2009年1月初,2009年3月16日4次。下面分别对这4次卖淫事件进行分析(不按顺序)。

    2008年12月7日,陈艳报抢劫的那次,辩护人认为并未发生卖淫行为,如果陈艳那次真的卖淫,陈艳和刘仕华就不会报警了,如果本身就有卖淫行为还报警那不是自投罗网吗?况且,她报警打的电话是以前曾经抓过她的那个协警队长李家权的电话,警察把陈艳和那个姓幸所谓的嫖客带走后,并没有做出处理,而是移送到普吉派出所,理由是王家桥属普吉派出所管辖。3.16执法就因为王家桥派出所越界执法受到质疑,这一次同样是王家桥派出所,越界出警,那他们越界出警的动机何在呢?那么为什么会将案件移送普吉派出所呢?我想唯一合理的解释,这个案件可能牵涉抢劫刑事犯罪,而不是一起嫖娼卖淫行为,如果不是嫖娼卖淫行为,那王家桥派出所就没有罚款创收的机会,从王家桥派出所对到普吉派出所管辖的地盘上捉拿嫖娼卖淫的积极性来看,如果这次存在卖淫行为,王家桥派出所不会放弃这次送上门来的罚款机会的,后来,王家桥派出所将此案移送普吉所,辩护人有理由相信就是一起单纯的抢劫案,况且这个案子中按嫖客幸某的说法,是因为他嫖了陈艳,因为没有钱给陈艳,陈艳才打电话报警告他抢劫的,当警察问他为什么没有钱还要嫖时,他说我想吃霸王餐,他的理由是嫖了卖淫的人即使不给钱,这样的事情她们也不敢声张,辩护人听说过敲诈嫖客的没有听说过嫖客占妓女便宜的,这种解释也太荒唐了,一共50元的嫖资,如果身上没有钱,他可以打电话给朋友借啊,他说他没有电话,刘仕华也不借电话给他让他往外打电话向朋友借钱,非要坚持报警,这也太难以让人理解了,如果刘仕华容留女儿卖淫是为了利益,他何必有采取那样的行动,让人费解。更让人怀疑的人是,这个姓幸的人,12月7日,没有受到任何处理,昆明卖淫案发生后,被警察找了出来,现在同样被关在昆明市公安局收容教育所收容教育半年,就这么一次嫖娼行为,为什么要收容教育半年呢,难道给一个治案拘留处罚不足以达到惩戒的目的吗?我以我的恶意猜测,警方把他放在收容所里放心,此次开庭审理,我申请了这个证人出庭,法院的解释是这个人不愿意出庭。

    2009年3月16日,而同样是嫖客的3.16案中的嫖客王某当天没有受到任何处罚,后来这个人被警方找出来后,多次被警方安排到宾馆里进行调查,之后,给予200元罚款的处罚,而他的证言也随着警方找他的次数的变化也不断地发生变化,这个变化体现在对张安芬刘仕华越来越不利。指控张安芬介绍卖淫的那次也就是2009年1月初的李某嫖娼的那次,是经管仕周介绍促成的,举报人竟然是管仕周,李老三是管仕周的朋友,管仕周与刘仕华张安芬也是熟人,按管仕周的说法他和刘仕华是朋友,据张安芬说,是因为管仕周曾经向她收保护费才认识管仕周的,当时张安芬问他凭什么收保护费,收什么保护费,管说在王家桥混都要交保护费.在管仕周的介绍下,李老三深夜嫖娼的行为也存在造案的可能,因为那天刘仕华也在家,为什么刘仕华不知道这个情况,而且这次被警方指控为介绍卖淫的张安芬也不知情。警方提供的是管仕周的报案登记表,李老三的证言及陈艳的证言,而管仕周莫名其妙地要去报案太让人费解了。

    11月27日那次,刘张夫妇都不在家,出事的当晚,刘张还在从贵州回昆明的路上。刘认为这一次他受到警察的敲诈,陈艳前后分别以交性病检验费的名义被索取800元,以不交500元就送走关起来相要胁又索取了500元,而当事的嫖客赵某却没有受到任何处罚。如果这样的事情存在,辩护人也怀疑是钓鱼执法。昆明案闹大后,警方找到姓赵的给予了拘留15天的处罚,并将这次处罚作为指控刘仕华,张安芬容留卖淫的证据,同时作为指控陈艳卖淫的证据。正是这次交罚款,而被控方指控为,刘仕华张安芬容留卖淫成立。控方的理由是如果这次事件之前刘仕华不知道女儿卖淫还说得过去,那这次交罚款后,还不知道女儿卖淫就说不过去。控方的这种推理太可笑,朱培武曾因杀人罪被判处死刑,那朱培武就真的杀过人是不是,上海的孙中界被钓鱼执法罚过款,那孙中界就非法营运了?被罚过款并不必然可以得出知道陈艳卖淫的事实,况且即使是知道陈艳卖淫,那也要有刘张容留陈艳卖淫的证据才能给刘张定罪呀。

    9月份在缘生缘旁边的一个死胡同租房是因为有小工打电话给刘仕华说要来昆明,刘仕华是个小工头,经常包些土石方的活,手下有几个经常跟他干活的小工,这些小工的吃住都是由刘仕华负责,刘仕华在外租房预备给小工住顺理成章,后来这些小工没有来,房子就空了一个月,在这个地方,陈艳也没有居住过,控方也没有证据证明陈艳在这里居住过,在这里卖过淫,另外,从刘张的供述及陈艳的证言看,刘张让陈艳卖淫的合意产生于10月底,那9月份租房也被控方指控为故意为陈艳卖淫太不靠谱了。当然刘、张让陈艳卖淫的合意产生的地点也存在矛盾,张安芬说让陈艳卖淫是在他们租住的出租屋和陈艳说的,陈艳说让她卖淫是刘、张带着她到交通银行对面的小巷那处出租房去的路上张安芬告诉她的,当时,她的父亲刘仕华,既没有千赞同也没有反对。但是几种说法的时间都是说是10月份。而在此外租房据刘仕华张安芬说是因为张安芬的弟弟张安军要来昆明耍(玩的意思)才租的,这一点两人的说法都一致,当然这个地方陈艳居住过。张安军也居住过。控方对此的解释是,这些矛盾很正常,因为时间长了,当事人记的有偏差很正常,也矛盾说明这个记录更真实可信。可辩护人发现,之所以出现偏差是因为询问人不同罢了,那些询问人是同一个警察的笔录没有这种偏差。

    让控方确信张安芬刘仕华构成容留卖淫罪的最重要的证据就是张安芬6月17日在普吉派出所做的笔录,控方认为这份笔录是张安芬人身自由没有受到限制的情况下做出的,应当真实可信。但辩护人并不认可控方的这种结论。对张安芬的笔录过程没有录相,只是有签字,据张安芬讲,警察这次让张安芬到普吉派出所的理由是要张安芬在一些搜查扣押的笔录上签字,根本没有给她做这份笔录,而张安芬不认识字,警察让签字就签字,而与此同时,警察也将张安芬的两个女儿带到了派出所,给这两个孩子做了笔录,做笔录的过程进行了录相,辩护人不理解的是,为什么给两个小孩子做笔录有录相,而给张安芬做笔录就不录相,在开庭前,辩护人曾申请要求法院调取审讯张安芬时的录相,警察刚开始说有,但之后又说弄丢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顺便说一句,尽管6月17日对那两个孩子的笔录过程有录相,但是这个笔录里面并没有能够证明张安芬刘仕华容留陈艳卖淫的内容。而6月初张安芬一家被非法拘禁的一个星期里,警方在给张安芬做笔录时也做了录相,但是也没有提供,当时给张安芬的两个孩子也做了多份笔录,但是在辩护人要求法院调取后,警方也没有提供。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