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颠倒众生的糊涂

幸福大街乐队

 
 
 

日志

 
 
关于我

“幸福大街”主唱。作家。幸福大街淘宝店重新开张:http://shop59299446.taobao.com/。现已有以下物品恭候 唱片:幸福大街10周年纪念T恤,《胭脂》(2008)/《胭脂EP》(2007)/《小龙房间里的鱼》(2005) 书:《娱乐至死》(2008)

网易考拉推荐

没有个性的人(3)  

2009-11-29 00:25: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许是缺乏某种交际的能力,大学显得格外清苦的。我什么也没学会,也不认识任何一个外国人,无意中,名著都读过了,文艺电影都看过了,老师终于对我失望了,而学位也拿到了。七月流火。我毕业了,如丧家之犬,不能保持优雅。在一大堆行李里奋斗着,连租毕业礼服照相都已经来不及。一个晚上和一个白天,在一大堆行李里奋斗着,尽量不动声色。学校的所有年月,装在18个纸箱子里面。其中一个是装情书的。我用胶条把它们都封起来了。

走出这个工科大学那一天,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也许,好日子要到了吧?我们终于冲破SARS的封锁,从象牙塔里走到了更为广阔的社会天地里去了!我们应该象鱼儿一样,从海洋馆游向真正的大海。

 

我毕业后的第一个单位是一个国家级的科技类出版社。我这个出版社不但很老,而且行径奇特。它的走廊就像以前公安片的谋杀现场。我刚来到时社里很重视我,因为他们差不多十年没有进过年轻人了。实习期结束后,我进了一个编辑部。我坐的桌子正好有一部电话,我经常帮其他编辑接电话,态度总是很好。社长一边用热得快烧开水,一边要求我辅助出版管理模块的建设,其实我根本就是不懂电脑。等模块做得差不多的时候,社长又说,不要用这个模块了。所以我以为我的单位是一个十分奇特的单位。不管怎么样,这个单位的人待我不薄,首先,根本没有人有兴趣和我聊天,我可以节省很多时间,免去社交的繁琐。另外,财会部每个月都会按时给我工资,1300元,刚刚够我一个月最基本的花销。

后来的生活每日如此。在出版社当校对员,坐公车上班,9点到单位。上楼,穿过幽暗的长廊。有些门开着,有些门闭着,两旁的墙皮已经脱落。迎面是两个年轻的保安陷在沙发上,也不穿制服。小黑板上贴着上头发下的公告。走到走廊的尽头,是我们部门的办公室。如果来得早,我便打水,扫地。中午吃饭后,休息一两个小时,编辑、主任等到旁边的“美廉美”超市购物。我懒得去,趴在桌子上打盹儿。等到了下午4点,下班,坐公车回去。

我一年后离开了出版社,在一家主流报社里实习,三个月后,我获得转正。禽流感席卷了越南,在亮着小灯的小卖部前,我拖着长长的鼻涕,抖抖索索地买手纸,生怕自己被牵连。六个月后,我被开除,还被扣除了在当时尤为可贵的3000元。三年后,我又一次被开除,游荡了10个月。

2006年的初春,一个女朋友带着失业的我去了三里屯的一个酒吧。除了在一些原创酒吧演出,我很少去其他的酒吧,更不会买酒水消费。那里有好多外国人,看着可贱了。我一向不怎么看得起在京城胡混的多毛人种。还看见有些女人,穿的比较少。我看见大家熙熙攘攘地跳舞。我躺在很旧的沙发上,看着上面的一个小洞出神。音乐声特别大,这让我的心脏感到舒服些。其实,我怀疑是我的胃在疼。我是一个糊涂的人,经常把胃当成心脏,把伧俗和平凡,看成是诗意,又把无聊,看成是悲怆。。

我第一次到这样的地方。我和朋友每人喝了一杯金汤力,有点淡,这是我为数不多的喝洋酒的时候,觉得自己简直酷毙了。这时候我看见一个肥胖的妓女,感到很忧伤。我遇到过去我采访过的一个导演,很激动地说,导演,我们又见面了。能在你那里演一棵树吗?

    导演说,我早就不拍戏了!

    啊,你看,我好不容易认识一个导演,他却不拍戏了。

 

 

(2)

我知道自己其实是一个很容易就发窘就脸红的人,我一生几乎不能大声唱歌,想唱就唱,但是居然做了一个主唱的歌手。我不知道自己怎么样才能够拥有这么大的勇气。我佩服我自己。如果从头来做,我未必做得出一个乐队。那个我曾经深爱的人云游他乡,对这一切置若罔闻,或者是毫不知情。作为一个摇滚歌手,我几乎没有被我的同行看好过,提携过,我一意孤行,志在必得,而他几乎改变我的前半生,令我从此再无追求妄想。

我现在还做乐队的原因,是因为我必须做一个有始有终的人。我认为有始有终是一种美德。我坚持一些传统美德,比如妻子如衣服,兄弟如手足。比如女人对男人之忠贞不二。比如朋友妻,不可欺。我是一个迂腐的人,也许因此不大快乐,包括做乐队,到头来可能只是一个道德问题——开始是我对一名男子的忠贞,后来是我对兄弟的义气。我很喜欢我的乐手们,让我离开他们是不容易的。其实我最喜欢的一幕是,我结婚了,我丈夫亲自请我的弟兄们喝酒,我渐渐老了,当然要去生小孩,要去过别的生活,这是我的丈夫会跟他们敬酒。我丈夫当然人很好,所以他们也喜欢他。他们端起酒的时候会说,老吴这样的人也终于有人娶了。

我们竟然也有过好运气,远在“新摇滚教父”之前签约了,原计划2002年 秋天会有专辑出来,这个消息令乐队所有人精神为之一振,甚至天真地想,难不成要当摇滚明星了?事实证明,我们没有我们的前辈和后辈们运气那么好。我推迟了托福考试,以及毕业论文的写作。那一年,我没有拿到学位,既没有继续为去美国而努力,也放弃了公派去日本的机会。更糟糕的是,我依赖的男朋友小康终于和我分了手。公司承诺给我们4万元买断了版权(多么便宜的交易),结果却只给了一万,就消失了个无影无踪。一直到了2005年,唱片才别别扭扭地出版了,印制十分低劣,让李维岩看到唱片,几乎想大哭一场。

  每到圣诞节,北京很多的酒吧会有摇滚PARTY,作为一支非著名摇滚乐队的主唱,我有时参加,有时不参加。我依然不认识外国人。去年的圣诞节,我一个人冒着冷汗独自弹着一把吉他,在寥落的掌声中,又一次,象当年那个在圣诞舞会被冷落的大学女生一样,我逃到了清冷的,北京的马路上。而那时,我甚至连一份工作都没有,一个爱人也没有,我四处游荡,表情友善,希望被人珍惜。

  评论这张
 
阅读(700)|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