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颠倒众生的糊涂

幸福大街乐队

 
 
 

日志

 
 
关于我

“幸福大街”主唱。作家。幸福大街淘宝店重新开张:http://shop59299446.taobao.com/。现已有以下物品恭候 唱片:幸福大街10周年纪念T恤,《胭脂》(2008)/《胭脂EP》(2007)/《小龙房间里的鱼》(2005) 书:《娱乐至死》(2008)

网易考拉推荐

昆明警方对刘仕华一家做了什么  

2009-08-06 14:27: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么多天来,那个女孩子的身影一直在我的脑海里徘徊。她今年16岁,面容还是一个13、14岁的女孩子,狭长的眼睛,鼓鼓的脸,带着些少女肥,她很喜欢笑,说话细声细气的,很柔和。穿着白色的小T恤。这个女孩子不停地被警察制裁,先是被罚款,然后是被审讯7天以上,送去所谓的劳动,不让回家,刚回到家没几天,就被拘留了5天,然后现在要被收容半年。这些持续性的惩罚,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些警察的家里,我知道他们也有女儿,他们保护自己的女儿,却不允许刘仕华为自己的养女鸣冤了。6月6日之后,他们举家被抓进派出所后,从此,亲人不再相见了。

 

还是来细说从头吧。

 

3月16警察抓错打伤两个女孩的事实,法院不予以立案

 

 

3月16,警察误抓了2个小女孩子,认为她们卖淫并且打伤。这个已经在警察的通报里确认了的。这2个小姐妹的名誉赔偿案还没有得到解决,因为法院根本不予以立案!他们根本不再打算赔偿这2个无辜的小女孩子的治病的费用。

 

3月16日,联防队员上门抓走了2个小女孩,13岁,15岁,是刘仕华的养女。后来却发现是抓错了。在这里,2岁女儿的干爹普恩父被打断了2跟肋骨,两个小女孩子也被打成了轻微伤。实际上,所有人都被打了。这些验伤的钱,这家人还是没有拿到赔偿的。

警察在通告里说“袭警”,是不对的。

首先,那是没有执法权的联防队员,袭警是不成立的。另外,巡防队员根本没有说明他们是警察的身份,直接在家门口打人,没有搜查证,本身就是违法的。

警察说了谎,在袭警这个事情上,刘仕华如动手反击,那是自卫。

 

重要的证人普恩父,据警察说,他是拿了一万五走人了,刘家还前后给了他几千块钱,现在这个人据律师和张安分说,已经找不到了——他可以证明3月16日晚上到底有无卖淫在进行。

其二,警察在通报里说,刘仕华偷盗。这个发生在10几年前的事情本身已经不清晰,放在今年的案子里,移花接木,混淆视听的人是警察,偷盗马匹和容留卖淫有什么联系?利用公权力污名化这些草民,本身就是对国家的最大不尊重。

 

其三,通报里说,张安分等人欺骗。因为她让自己的女儿去做可处女膜的检查。当一个女孩子因为陈旧性损伤破裂时,她不得不去让一个女孩子去代替另一个女孩子。她是一个不识字的劳动妇女,她做出这样的事情,已经让人觉得是悲剧。而检察院,竟然让她再去做一次检查,试图用处女膜做为司法证据,然后又说张安分欺骗。不管她是否欺骗,这和容留卖淫,也是没有任何关系。警察依然在这里,移花接木,混淆视听,污名化张安分。

 

通报的时间是有问题的。大约是9月9日的晚上,通报就出来了。但实际上,刘一家7口人是6月6日被抓进去的。根据我们的采访,他们至少是呆了一周以上才全部“承认”卖淫的。那么,在他们没有承认之前,其实通告已经出来了。还没有拿到全部的口供,通报已经发布,人尽皆知。警察竟然是先定了性,再去追查口供的。而后来,再慢慢组织证据,来证明口供。

 

这样的办案,我想如果是我们国家办案的主流方针,我只能替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子民感到悲哀了。

 

新民周刊,南方周末,三联去和警方沟通的时候,警察对很多细节的回答,也都是不清晰的,敷衍的。这里面的办案,还是存在着很大的问题。如果让当事人去办这个案子,自然警察是要维护自己的。

 

 

刘仕华否认了容留卖淫

 

3月16日,警察完全没意识到陈艳的存在。但是我注意到,刘家附近的人家,是有着卖淫女的存在的。所以我认为,联防队员是不是当时就判断错误了。然后一错再错?

有一个事情是要反复说的:即便是退一万步,陈艳卖淫了,她父亲刘仕华容留卖淫的罪名依然不一定成立。

警察通报里说,刘仕华等,并将居住的出租房作为陈艳的卖淫场所。我去看过他们家住的地方,一家7口人,连住都不够,怎么可能提供卖淫的场所呢?

 

在被关押期间,刘仕华见过2次律师,2次,他都否认了容留卖淫的罪名。最近一次是在前几天,当着警察的面,刘否认了容留。

 

如果亲生女儿真的卖淫了,刘仕华又怎么敢到处上告,几个月都不放弃地去索要2个养女的赔偿呢?

这至少说明,他不知道陈艳卖淫。而我在同时对他们家进行采访的时候,刘仕华和张安分在6月6日后不再见面,并无串通,他们说的话是一样的:陈艳没有卖淫;我们没有容留;而家里姐妹三个,因为个子差不多,经常换衣服穿。不存在着故意调包的说法。

没有经过法庭的辩护,警察就可以给一个平民定罪,这是哪一条法律,这是哪一家的法律,让我们的国家如此蒙羞。

 

 

警察采取了执法性报复。

 

那么从3月16日开始,刘家索要2个被警察当卖淫抓走的小女孩子的名誉赔偿,他们要了好几个月,没有结果,律师也帮不上忙,他们求助了云南信息报。

这个报道是一个从事了10年的新闻报道的老记者做的。他非常小心,非常客观,但是没想到,还是出了事,他自己也被检察院不停盘查,还被放假40天。

警察一方面和刘家在协商赔偿,另一方面,却发现全天下都知道了。这下,事情惹大了。

如何收场呢?

 

在报道出来后几天,6月6日,直接把刘家7口人全部带入派出所。

几乎没有一个人发现了刘家失踪。他们被“绑架”了,这说明一个问题: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个人说失踪就失踪了,是没有办法去保护的,注意的。

刘家的事情能够报道出来,感谢云南信息报的报道,以及新京报的深度,以及后来南方人物周刊,新民周刊,南方周末还有三联,几大新闻媒体的跟进。这个事情,才侥幸,暴露在

了光天化日之下。

 

而面对这样庞大有力的国家机器,一个蚁民的自卫能力是这样的薄弱。甚至还有人认为,穷人也可能说谎,平民在这里说了谎,但是,面对这个已经变质了的地方政权,警察也有人说了谎,而且是以国家权力的名义,这样的谎言传播效率如此之大,完全可以摧毁一个人,一个家庭的尊严和生路,这是很可怕的力量。警察对自己的判断如此笃定和自信,完全不顾公众和传媒的质疑,这样的勇气也是很罕见的。

身怀利器,还是容易伤人的。那些得到一些权力的人,那些公众的名人,那些掌握着权力的人,你们要小心“权力”这个东西,自古以来,它就是一直在伤害人。

 

 

 

对未成年人的非法调查取证

 

警察传唤羁押“陈艳”,录下口供时,未成年人“陈艳”从来没有监护人在场。

警方在通报里,为了混淆是非,有意无意地隐瞒了,陈艳是未成年少女的事实。

 

6月6日后,陈艳第二次在普吉派出所一直呆到了一个礼拜还多。开始的几天都问她是否卖淫,刚开始,陈艳一直回答没有,而在之后的几天里,“他们让我照着他们说的,承认了卖淫,以及父亲让我卖淫。”他们说,不这么说我一家人就会被关着。
   与此同时张安芬在派出所已经几天没有睡觉。得知自己的3岁的小儿子和2岁的小女儿也被带进了派出所,她又担心刘仕华,审讯人员拿着陈艳承认卖淫的口供来审讯张安芬,她终于承认了陈艳卖淫。

   《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二条规定,传唤、拘传持续的时间最长不得超过十二小时。不得以连续传唤、拘传的形式变相拘禁犯罪嫌疑人。常伯阳律师认为,警方对而陈艳、张安芬在派出所均被羁留一周以上,显然违反了上述法律的规定。

这样非法逼供得来的口供,以及往后刻意查找的一系列的证据链,是否是合法的?

为了保证采访的尽量准确,所有的核心问题,无论多么残忍,我都会对我的采访对象反复核实,反复地问,至少3-5次,看他们的前后是否一致。

在非法逼供和取证上,凤凰卫视,新民周刊,三联生活周刊等,也做了很相似的报道。可见我的报道并非孤证。

 

嫖客究竟是谁?第一次说是姓徐,第二次说姓王,最后出现了三个嫖客,姓“王”的嫖客却失踪了。警察作为一个权力机关,可以这样轻率,糊涂,出尔反尔,也是我们一个普通的公民,难以理解的。

 

绝望的不只是这一家人

 

这个案子的结果是:警方无视有公信力的媒体以及民意,强行作出审判,案子办成死案:刘仕华会被入狱,而他有肺结核。陈艳被收容半年,而张安分,她说了,要把孩子寄养起来,自己一个人去北京上告。而刘家2个妹妹的赔偿,是一定得不到的.

我不希望见到这个局面。这个家庭,本来就是2个残破的家庭结合起来,在这样的艰难下,他们一家人,相濡以沫度过难关,平安过日子的梦,被国家机器一夜之间,全部摧毁。这里面所体现出来的残忍,丧失人性,令人是胆寒的。

原谅我语气急切。我不知道这样的灾祸,会不会轮到我们。我知道我说什么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但是我这么说,是我已经没有办法。在6月6日到今天,已经满2个月了,这2个月对这个家庭,对这个少女日日夜夜的伤害我不知道如何去形容和描述。如果那个少女等她有一天真正懂事,她在接触社会的时候,她会发现,这伤害远远大于她想象的。她还没长大,等她从梦里醒来,那种伤口的痛,她将如何面对她的父亲和她未来的人生?

我听到过他们家的笑声。那些小孩子的无邪和天真,即便来办案的刑侦人员都是要笑出来的。可是,国家机器,却远远比人要冷酷,这么庞大的搅肉机,一但被卷入,后果是多么不堪设想。让我们以后怎么信任我们的国家,信任那些声称保护我们的人呢?这让我再次想起那个成语,与虎谋皮。

 

 

每个人在这里都感到了绝望。绝望的不只是这家人,这个少女,也是前来报道的,强势的媒体,还有那些关注这个案子的人们,其实绝望的不只是他们,绝望的还有警察,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面临这个问题,他们这么努力,却还是饱受质疑;绝望的还有国家的法律,神圣的法律成了戕害人们的肮脏的利器;绝望的还有我们的国家,政府的官员们,他们在为这个国家的过往,继续还债,。

我只是希望,那些把握权力的人,身怀利器的人,永远永远,不要再这样恣意伤害民众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