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颠倒众生的糊涂

幸福大街乐队

 
 
 

日志

 
 
关于我

“幸福大街”主唱。作家。幸福大街淘宝店重新开张:http://shop59299446.taobao.com/。现已有以下物品恭候 唱片:幸福大街10周年纪念T恤,《胭脂》(2008)/《胭脂EP》(2007)/《小龙房间里的鱼》(2005) 书:《娱乐至死》(2008)

网易考拉推荐

大家都没学问的时候  

2009-03-06 13:14: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怀沙的“国学大师”头衔来自“文化江湖”的需要。这个江湖由一些附庸风雅的官员、暴发户组成。他们没谁知道文怀沙的过去,也不了解文肚里的墨水,正是在这个“文化江湖”中,文怀沙如鱼得水。

 

这段话在新出版的《南方人物周刊》里做的文怀沙的专题里,做为了题头出现。恕我这次不轻易同意我东家的意见。尽管大部分时候,我都是成功地以一个态度柔顺位卑言轻的的职员的身份出现的..

我甚至想,用这个”如鱼得水”,编辑心里多得意啊,可好不容易找到一个那么合适的比喻呢。想到这个词,我总有些腻腻的感觉。鱼和水的关系是十分下流的,党不是经常这样来比喻人民和党的关系的吗?他们怎么都想到一起去了?

 

提供一些论点的人,不管论点是否可靠,这些人本身是否可靠,说的话是否有效,不是每个字都可以白纸黑字的。更多的只不过是把水搅浑。本来这些个人,穷形尽相的,别提多可疑了。

网上的议论就别提了,恨不得把文说成是骗子了。这些扔石头的人,怎么能先认定别人是骗子然后扔石头呢?这些个东西似乎都不去读圣经。那个读圣经的人,在看电影呢。

这一次讨论的最大问题是:质疑文的这些后生无论是60年代生的,还是70年代生的,还是80年代生的,他们都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责骂文的人,他们的学问未必比得上,或者肯定是比不上文怀沙,不管文怀沙有没有学问,去指责一个90岁的老人没学问,本来就是极其荒唐和不敬的事情。还以为自己多么有是非观念呢。这简直,,,任何一个宗教,任何一个道德都违背了。这比夜郎自大还要可笑(夜郎自大怎么了,他又没觉得别人没学问)。而文中引用陈明远的许多论断,也都未必可靠。陈明远有一篇文章,拿文和钱钟书相比,看起来十分有学问,其实不然。

 

比如陈明远写:钱钟书一门心思做学问,因此桀骜不驯,蔑视权贵,比较理想主义,对于世俗多半持批判态度;而文怀沙尽管是学问上的杂家,但是并不专精,且攀附权贵,他巴不得世俗生活能够出现“腥臊并卸”、“阴阳易位”的局面,以便自己浑水摸鱼。
文革许多事情不能讲,很多清水也是搅混,有些秘密是永不为人所知,怕是每个人都不是那样清白。陈的话说得太重,他又不是一个艺术家,说话倒象个艺术家。钱钟书本人当年是做过毛主席诗词的,早年也是对他的恩师吴宓并不善待,从依附权势上,钱还未必是真的那么狷介一个人,可能是外方内圆,善于自保,他非常之聪明。我认为我的学长,最大的聪明事是编了毛主席诗词而不是宋诗,是讽刺了他的恩师吴宓,而不是作了《管椎录》。历史是不清晰的,陈的论断却下得相当武断。

“大师”还是“骗子”?作为一个号称有良知的杂志,用这样的大标题,就象是法律上所不能允许的预先定罪一样的。他们最近给那些看起来人模狗样的明星,给的关怀,简直超过对地震的关怀呢。

这当然不是道德指责,大家吃一口饭而已。你吃我也吃,吃得乐开怀。至于一个90岁的老人的是非,本来不关我事,以后也绝对是关我屁事,8000个远在凉山的孤儿关我屁事,非但不重要,简直是,极其不重要呢。

我现在想起来,慕容雪村说:天下兴亡,关我屁事,简直是我听过的最厚道的话了。

文怀沙当然不关我事。但如果编辑让我关注此事,我为着敷衍他,我也必须去关注。更何况,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如果一个骗子活到90岁,我会觉得这是一个可喜的事情。老天会让骗子活到90岁吗?老天的情商有那么低吗?退一万步,就算人家是骗子,值得这么一起去骂吗?更何况,人家肯定是一个读书人,是不是骗子,还真轮不到那些真真假假的文化人来说三道四的。

还有人说(当然不是说你),说做人不能乡愿。对这样的话,我只能说:屎!我靠,平常多少人乡愿啊,这回不乡愿了。那些乡愿的人,我平时要见到他们,还要对他们笑,劳资早就不爽了。

下面,我引作家艾丹的话吧。艾丹不但是一个诚实真实的人,同时,他也是采访的人里,少数一两个,和文怀沙,有着真正交往的人。我的态度当然是:他说的话文责自负,不代表我的观点。

 

艾丹:我们象一个孩子一样,看人表演,谁的跟头翻得好,谁的圈转得圆,我们是看得到的。


我认识文怀沙很早。早年他来我们家,和我父亲一起开玩笑,海阔天空,旁征博引,声音又大。他讲楚辞,讲李白,讲书法,毛主席写诗词平仄都有问题呢,他却能把楚辞唱出来。没有对古诗词的领悟,谁能唱下来呢?也许我对他的印象也就这样定格下来。

作为一个人来说,我认为他比一般人的境界要高。
他风趣,智睿,大胆,口无遮拦,性情透明,有智慧。这些不是在世俗中获得的,他比一般人精彩。虽然字不是很好,作为书法我看不上。但其实是一个“体”。他能够打破一般人的看法。有时也会笑话他的朋友,比如启功的书法。你知道,人嘲笑别人,其实也是在自嘲,他是有这个能量在的。

他能一下子看到人的弱点。这是他的人格魅力所在。如果有人专门质疑他的年龄问题,男女问题,学术问题,我都觉得十分无趣。

 

年龄问题:
早年的人,为了工作,或者为了找女人结婚,把自己年龄说小了,隐瞒自己的年龄是常见的。现在和一个比自己小20岁的女人结婚是司空见惯的。但当时不可以。所以如果他隐瞒自己的年龄,我倒觉得情有可原。这基本上不是事儿。他和我父亲同龄,现在是90多岁,我看这是没什么问题的。

至于那种风流,那算什么。那些人拿这些说事,这么毁一个人,真的不好。人啊,都是造粪机。男人对女人那点事,心里谁都想,只是有些人不够大胆,有些缺乏技巧。过去,赶上严打,跟三个女人好了,就是流氓罪。其实现在的人比过去不知道“风流”多少倍。人都是动物,在男女上都经不起推敲,人人心里有帐本,谁只有一个女人啊?只是不能说而已。
什么“奸污罪”,我都说不出口。整人的时候,这个特要命,特别是50年代。今天还拿出来说事,不是太拙劣了?

 

编书的利益

利益?他挣那点钱,那算什么钱?电视剧不也挣钱吗?这点事算什么事?再说,编书也还是造福呢。

关于学术。他确实是讲的多,文字少。他是一个可爱的老头,可比“严谨”的文化人要精彩。
一个老人,活在一群人的吹捧里,我觉得没什么不好。他是晕了,出现的场合太杂,结交的人太杂,加上张扬,招了风,这个事情,对他的晚年,确实是一个打击。他是赶上了。

他主要是给人留下“很著名”的印象。不该出那么大名。他在口头传播的时代,让人记住,这是没问题的。但在传媒时代出名。。。。。。他的公众形象有些扭曲,变形,不该处处抛头露面,不该接受没深度的采访,不是太严谨,不讲究自我形象的塑造,太随性了。你看那些明星,哪个不注意自己的公共形象呢?

 

他做的事情,根本不是对社会有伤害的事,无耻的人很多,为什么单单他被拎出来——他肯定是得罪人了。你知道文化圈,有些人看起来很超然,其实都特别小心眼,有些人根本不如他,一些庸才,混得比他好的人,多了去了。光景德镇,就有十几位大师呢!他也没说自己是大师。

 

学术圈

学术是一个坏词。你看,魔术,权术,学术,可见学术不是什么好东西。国学?陈芝麻烂谷子,都他妈扯淡,还学术严谨呢,搞来搞去的。中青年人有点知识,无非是一个知识容器而已。院校里研究某个小课题,那叫有学问吗?文怀沙作为一个人,妙语连珠,引经据典,博闻强记,历史,书法,画,都有心得。你看钱钟书那么高傲,和他都谈得来。他方方面面谈什么都谈得好,研究文学,文化,谈什么问题都懂。只是缺乏记录。

文化圈呢,有些很讨厌的人,“太严肃”,戳人痛处,把人弄得很不堪,这群人,无趣,无耻,讨厌。学术圈,那就更可笑了。
卫道士们,院校学术混子,什么文化研究,比较文学,真是让人讨厌,怎么能和他比呢?有些骂他的人,根本不入流,在智慧上,学问上,根本是无法PK的。坐在一起,那智商,那人格魅力,无法比。我们象一个孩子一样,看人表演,谁的跟头翻得好,谁的圈转得圆,我们是看得到的。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