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颠倒众生的糊涂

幸福大街乐队

 
 
 

日志

 
 
关于我

“幸福大街”主唱。作家。幸福大街淘宝店重新开张:http://shop59299446.taobao.com/。现已有以下物品恭候 唱片:幸福大街10周年纪念T恤,《胭脂》(2008)/《胭脂EP》(2007)/《小龙房间里的鱼》(2005) 书:《娱乐至死》(2008)

网易考拉推荐

多余的人生(16)  

2009-10-04 22:30: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6.06.0621:36:38 
主妇
一个人住在60平米的,空荡荡的房间里。
看病,有自己的专门的牙医.不过是看一下牙,我就给他400多,
为报答我的阔绰,牙医陪我去超市,买回高压锅一个,119,觉得挺便宜,就买了,还有油盐酱醋,菜刀砧板等等。从头收拾,旧河山。我到底气魄非凡,从无到有(有些东西在搬迁中已经丢失了)每天如蚂蚁一样,到超市买各种东西。象万元户一样奢侈。生活很琐碎,我乐意甘心。第一次感到自己要布置好一个家。铺好床罩,挂好窗帘,我又惊又喜,原来我也做得。我真是才能非凡。书架上放自己的书,音箱里放自己的歌,而床罩也是自己亲手所铺。是的,我长智齿了,我要成为成年女人,成为生活的一部分。平庸的生活要开始了吗?老天会安排,我只须默默接受。我碌碌无为,所做东西都为无用之物,仿佛南方蔓藤,生下只为腐烂。

只是夜里三点惊醒,似乎听到有人开门入室,开灯,逡巡。我惊恐异常,拿着手机,竟然不知道向谁求援。原来是虚惊。
接着是大本同学从新加坡来,探望我。夜里登门,我倾我所有款待他,连热水都没有。原来他得女儿半岁,十分可爱,如沙皮狗。我赠他旧版三国,又赠送扬米巴诗集一本。他惊喜异常。当场表示要送我藤椅一张,放在阳台。可以颐养天年。他环顾我室,以居家男人之诚恳与专业开始帮我设计,说:卧室要有地毯,这样可以随意坐地上,进门需要垫子,这样尘土不易进屋,而窗帘两副,一个两米,一个五米,还有什么,落地台灯。每告诉我一个经验小常识,我都惊喜非常。卧室依然是白炽灯,他看着生厌,他说,你要对自己好一些。他说等他出差完毕,就陪我去宜家SHOPPING。十几年同学情分,终成正果。各奔东西许多年,现在来补当时的一堂友谊课。
我孤独成长,一切经验,茫然不知,都需要人来慢慢告诉我。同学当中,我成长最慢,心智也时有不逮,日常经验,都是要别人告诉我。郑重通知南方人物,北京打车已经变成每公里两块。
天时说她今天有空,可以陪我去金五星,我们买了很多东西,其中两个带花的靠垫,15元/个.我们都很满意。她送我一套凉席.可以铺床上,凉快用的。她还二顾茅庐,帮我把床给铺好了,又帮我把窗帘挂上。最后我们一起去吃饭。生活就是这样的.500元就可以重构,每天买的东西,不一而足,就是为了让家更象一个家.一个伟大的工程。
到花店买花未遂,我又买了一大堆的炖汤的东西,还缺如下调料:葱\姜/蒜/淀粉/胡椒粉/香油.干贝.香菇,淮山.当归,党参等等.我的前半生就是这样度过的,所有的配料都齐了,但我什么也没做。我将虚度一生,伴随装备齐全的汤料库.
咖啡杯也买了,烟灰缸也买了,还有一斤樱桃,放在冰箱里。我很象一名主妇,而且似乎原本就是这样,安分守己.可是还没有客人来访。
一直到了我有自己的的房间时我发现了我的美德.我想我会进一步发现我的其他美德的。但是我的确是一个很不会过日子的人。我浪费自己的精力和财产。四处挥霍,炫耀,得意洋洋,自卑不已.

2006-06-1811:55:44

为了约一个人的采访,他夫人让我去某个地方见他。那个地方非常远。从我住的地方过去,打过去要25元,打回来要28元。
我带着该人的书,开始狂奔。白天和小帅哥同事一起采访,我们配合默契。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他号称阿呆,而我则擅长插科打诨。把受访者哄得笑逐言开。
然后,我去到了一个嘿嘿的地方。没有人。我进了静悄悄的门,上了第15楼,忽然看见了地上的灯和许多黑哑哑的人。我开始努力适应。有人知道是我来了,引见了那个人,看着很和气。但是我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地方。很紧张。
结果。。。。忽然。,。。。看到了一个大豁牙!原来是冯小刚。
又看到了一小胡子,一看,居然是何平。
然后来了一个大高个子,原来是放我鸽子的陆川。
我开始嘀咕:这是一个什么地方。。。。。怎么有搞艺术家,有搞电影的,还有搞哲学的。。。。
忽然我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沙龙!沙!龙!龙!
我有些慌张。然后发短信给主编:看到了那谁谁?怎么办?
主编回短信:凉拌!
靠,他还挺幽默。
我只好问一个我认识的人:我应该怎么办?我连名片都没有带。
他说,和他们聊天啊!
聊天??让我和不认识的人聊天???
这不是要我的命吗?我心里一嘀咕,决定撤出这黑店。
一个记者真累啊,要认识这么多人,怎么忙得过来?
今天,阿呆要去采访,背着好沉的包,跑来跑去的。包里有着一个一万五的相机。花了他半年积蓄。
我说,这么沉,你背来背去做什么?
他瞪大了眼睛:给你看啊!
我一口茶差点喷了出去。阿呆真是呆啊。。。。。。。

2006.06.1901:44:19 
 我错了。 
天亮了我要去坐地铁。我要去天安门.然后我要去找小伟.给他听我的音乐。我要告诉他,我没有变过,我一直热爱音乐,一直犹豫,一直害怕,一直被误解.我无法面对世界,无法面对谎言,无法面对托辞.这个世界的门会象我关闭.好象童年的门一样。轰然一声,我发现自己就只剩下一个人了。
但是无论如何,天亮了我就出发.小伟会帮助我.很多年前,他记性不好了,他说十年前,其实没那么久,我不记得了,难道真的是十年了?我背着吉他去北广做演出,我是一个眼镜女生,穿着西服,多么拘谨的眼镜女生.我们接着在酒吧里弹琴唱歌,商量过去卖唱,有一次居然在西单的酒吧里找到一个活,我把他叫来一起演出,我们一起赚钱,可是我没法回学校了,就在北大附近的招待所,在一张床上,疲惫地入睡了。有这么久了吗?怎么可以这么老,却还这么天真?一定是出了问题了。我们要好好的。小伟说,那时是不是应该把你带回家过夜?可是我们都没有这么想过。是的,我去了招待所,后来对我而言,北京就是一个非常巨大的,非常昂贵的非常简陋的招待所.我们把心放在那里了,在夜里对着白色的墙哭泣.是呀,我多么不应该,多么不合时宜,我多么想改变,变得更柔和,其实我很温柔,但是再痛的心也会哭的。就是这样呀。为什么不会变呢,因为我太懦弱了,所以才这样的吗?有谁真的爱我吗?我真的错了吗?如果我这么真心地恳求被原谅,难道我真的是错了吗?
天亮了我要坐地铁去天安门.是的。我们还天真的向往着光明。那些虚幻的光明,被黑暗还黑暗。
2006.06.20 00:08:49 
 谈艺录(很重要的发言) 
曾经有一个英国艺术家,是一个同性恋,很俊美.他跑来看我,要看我写作,然后他把我速写下来。这是有问题的,我的写作一直充满了问题.当有人观看的时候,写作成了表演.而真正的状态是痛苦的,神经质的,我们这一代人的问题是对时代的痛苦语焉不详,我们的绝望和悲伤是空穴来风,我们的伤害只来自于自我.据说我是一个左派,我的可敬的同事天时据说是右派,而我们行左时右。
后来我真的假装写作,他就画了我,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假装画,.反正我觉得很古怪,然后他把这个赠送给我。他回国后给我写信,但是我很少回,我不记得为什么不回。我连他名字都忘记,只记得COCK,但是我记得他的样子,很暧昧很潮湿的样子.我一直记得他其实。我的意思说我表面冷漠,其实是一个很多情的人.我在意一切和我的音乐有关的人。

有一个老头,是埃及人,他是美国很牛比的音乐家听说,叫什么的,我又把名字忘记了,他来中国参加他的学术研讨会,然后是看我们演出,然后是对我又抱又亲称赞我的声音表示他喜欢中国,我一直认为他想吃我豆腐,要知道他82岁了,和杨振宁一样的
我其实很害羞因为我用恶毒去揣测别人。我感到一种羞耻就是大国沙文主义.我一方面希望大音乐家称赞我另一方面又因为他是一个美国人我感到有些羞愧我居然需要一个美国人称赞我,真的是太沙文主义.但是他来自埃及这个也是第三世界国家才让我稍微平衡了一点。这个人很著名,他的话很重要但是他浪费在了一个不重要的乐队上。想到这里我想起了权力话语这个词,我感到我们乐队不会在历史上青史流名是因为我们没有进入主流的权力话语。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