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颠倒众生的糊涂

幸福大街乐队

 
 
 

日志

 
 
关于我

“幸福大街”主唱。作家。幸福大街淘宝店重新开张:http://shop59299446.taobao.com/。现已有以下物品恭候 唱片:幸福大街10周年纪念T恤,《胭脂》(2008)/《胭脂EP》(2007)/《小龙房间里的鱼》(2005) 书:《娱乐至死》(2008)

网易考拉推荐

审判  

2009-12-17 12:14: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昆明少女案明天下午2点宣判。届时许兴华律师和张安芬会到法院听候。

也许我对这个宣判不抱乐观态度,也许刘仕华要入狱服刑,但我还是抱着一丝侥幸的想法,希望他能够因病取保。

这家人不管做过什么(这些证据的罗列都是很不可靠的)他们都没有危害过这个社会,没有对谁造成过真正的伤害。但是谁伤害了他们呢?是那些遣散的联防队员?那些凶神恶煞审讯他们的人?还是新闻副部长?还是派出所所长?这些人为什么要伤害他们呢?偌大的国家,为什么要伤害他们呢?

这也是就是弱势面对强势的悲哀吧。

 

给少女陈艳买的耳环,不能送到她的手里,也许就遗失了。不过是希望能带着她与妹妹去电影院看一场好玩的,热闹的电影,不过是希望他们的父亲回家团聚。这些微不足道的愿望,都是很难实现的。

除了服刑,还有什么呢?无穷尽的道德的污水吧。一个容留女儿卖淫的父亲怎么不罪该万死呢?但是女儿呢?她知道出于不可琢磨,不可逃避的命运,她自己把父亲送进监狱,她这一生怎么面对这些呢?

我也不能说什么了。明年的1月份。被羁押半年的陈艳也许就放出来了。我希望自己还可以去昆明看望这家人。也许我们都没有力量真正帮助到她。而自己也无非是在外围打转,束手无措。这个月,她在收容所里度过她的17岁生日,不知道等待她的究竟是什么呢?她竟然在这样的境地里度过她17岁的花季了。

只是我中华民族不是俄罗斯,我们是用怎样的滑稽,怎样的麻木,才能消化掉这些悲伤的痕迹呢?

 

关于民间维权我想还是悲观的。我想无论是邓玉娇、还是昆明案,都显示了民间维权的微弱,无序,和面对公权力的缺乏博弈。邓玉娇案,与其说是律师的作用,不如说是高层博弈的结果。民永远是鱼肉,什么时候下刀,是由官府来决定的。我曾经希望媒体能够引起政府与民众的对话,理性沟通,看来这一切,都是遥遥无期的。社会肌体已经坏死。牺牲掉的,也就是无声无息地消失了吧。

昆明五华分局刚刚公布了自缢身亡的盗窃犯的信息。他用纸币打开手铐,然后用鞋带自缢。我在想,他能用纸币打开手铐,此人是非常聪明,熟悉这些机械的机关,他应该去赛车,去做机械师,他这么聪明,在生命关头他还不忘记卖弄他的智慧,又怎么会用鞋带自杀?

我这么推测,第一,这个人是一个患抑郁症的行为艺术家。他先是偷盗,用偷盗证明自己的无伤害性,然后他在牢狱里,在监控中用了雕虫小技,用脆弱的鞋带自杀,他为了证明:第一,他本人很瘦;第二,他是一个,自如的,游刃有余的艺术家,他表演的是,对生命的自如控制。在这个强大的体制外,他只是在表演,他在不同空间的穿梭,他也许以此证明神迹的存在。昆明籍的艺术家可以注意这些典型的事例了(张晓刚和阿昌们)

刘仕华和他一样,都是一个瘦子。(官府大概属于胖子系列)面对指控,他们选择了不同的路。刘仕华打算和这个机构说说理,甚至想,再要点钱。刘仕华的方式和我,以及大多数人的方式是一样的。在我们受到伤害的时候,我们第一个想到的是协商,妥协,换取一些补偿,把伤害减低到最少。事情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坏的。这是我们大多数人的想法,为了苟活,时常我们就这样忍气吞声。这样的方法过于庸常。艺术家的方式更为简捷。他升了天,对着纷扰的凡世露出忧郁的,略带讥讽的微笑。

 

 

  评论这张
 
阅读(47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