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颠倒众生的糊涂

幸福大街乐队

 
 
 

日志

 
 
关于我

“幸福大街”主唱。作家。幸福大街淘宝店重新开张:http://shop59299446.taobao.com/。现已有以下物品恭候 唱片:幸福大街10周年纪念T恤,《胭脂》(2008)/《胭脂EP》(2007)/《小龙房间里的鱼》(2005) 书:《娱乐至死》(2008)

网易考拉推荐

熵大于零定律  

2009-12-04 13:27: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作文考试
 我从小就一直很喜欢作文课,一心盼望着写作文课,想当一个鲁迅那样的文学家,写出和野草齐名的《野花》。
小学作文两则:
其一:
我有一个女同学叫思思,她长得很漂亮,眼睛水灵灵的,长着樱桃小嘴,男同学都对她垂涎三尺,可惜就是牙齿有点黄,还参差不齐,跟镶了花边一样。。。。。。她非常凶恶,如果人家拿她的东西,她就会追着人家打。。。。。
她看了果然很生气。追着我打,要斯掉我的本子。

其二:
小时候养了一只小鸡,它特别乖,每天我上学,它都一一不舍地送我。有一次放学,忽然听到几几几声音,低头一看,原来是小鸡来接我了。有一次,它的同伴落到了水里,它奋勇地跳进了水里,利用自己的体积把水排出去,挽救了同伴的生命。。。。。。

小学考中学,所有人都以为我会考得到重点初中。结果作文。。我一向拿手的作文。。。。我先写了一个令我感动的故事,一天月黑风高,电闪雷鸣的夜晚,我突然发起了高烧,然后我妈妈冒雨把我背到了医院。。。。。她全身湿透了。。。。我很感动!
其实,我根本不敢在下雨的夜晚发高烧,因为这样我妈妈一定会大发雷霆,我妈妈发雷霆,比打雷都可怕。因为一生病就要花钱,她还要去上班,当然会不高兴。她也不会背我去医院,只会拖着我走过去,嘴里还骂骂咧咧。。。。。
所以这个故事是我编造的。等我编完的时候,我读了一遍作文题目,突然发现——
我离题了!!!这个作文和妈妈无关,和下雨发高烧无关,我忘记当时是要写什么了。。。
于是我脑袋嗡的一声,手就软了,怎么也写不动了。。。。。我怯场了。。。真该死。。。。结果。。。我的作文根本没有写完,我当然,也没有考上重点初中。。。我以为我的人生路全毁了。。。。。从此变成了一个象黛玉一样忧伤的人。。。
后来,考高中,考了一个不知道什么题,我写了一个类死干屎撅的,乏味的文章。结果,我考上了重点。
上了重点中学,我的作文分简直是。。。从来没有被表扬过,比如说,写我第一次什么什么,我就写我第一次如何作弊,如何心跳如麻。结果拿了个不及格。比如我写春游,一开始就写,公共汽车放了一个屁,我们就出发了。这太不雅了,语文老师点名批评了我。后来有一次也是写春游了,却被表扬了,因为我结尾写道:我们就高高兴兴地回来了。
老师大为赞赏,因为全班50多个同学,就我一个人回来了。这是有始有终的表现,老师说,难道你们还想住那里啊!
最后,我们高考了,这一次,是考议论文。我平常写得最好的,是令我感动的一件小事,我根本不会写议论文。因为议论文要背很多警句。比如鲁迅的:世界上本来没有路,走的人太多了,也就成了路。我听了他的名言后,很受启发,从此就很少践踏草地了。后来还上了环境工程,专门保护环境。还有啊,写议论文要借题发挥,这个我不行,比如我就无论如何都不明白,汪精卫为什么因为小时候不爱扫地,长大就成了卖国贼。。。而雷锋同志为什么在他的日记里,只提到一次辫子姑娘,然后那个辫子姑娘就不见了,剩下的,都是他如何学习毛主席语录。
我擅长的是抒情散文。比方说我在中外少年,看到的美文,她说,梦里有朵飘花,不知道为什么,它无声落下。
我一看,太美了,简直就是宋词的传统,无可奈何花落下,似曾相识燕归来。我就很工整地把它抄在了我的本子上,还画了一副画和她像配,一个女孩子,头发长长的,穿着健美裤,坐在窗台上,往外看。我那时,还时常在自习教室一个人吹口琴:午夜的收音机,轻轻传来一首歌。。。然后,触景生情。。眼泪扑通扑通往小掉。。。。
结果,该死的高考,作文考的是议论文!!!
那篇作文,说的是一个寓言,就是一棵树,突然,有一天,扑,一个树皮掉了下来,就是说,这个树皮,掉下来,究竟是好不好。。。。。有没有污染到环境,砸到花花草草。。。。。
我就开始写了。。。树皮,树皮,树皮。。掉下来,这个老树皮。。。真讨厌,都那么老了,还出来拉风,和我过不去,我是一个浪漫的人,喜欢的是花,树皮关我什么事。。。树皮树皮啊,树皮。。。。我上了一趟厕所。。。。没有触景生情。。。我就写了,树皮,老了就是该掉下来,因为后面,还有新的树皮,如果你不掉下来,新的树皮怎么见人啊。。。。。。
我就这样考上了清华大学。。。。。


(2)熵大于零定律
我过去写过熵大于零定理定律,原来我在大学是上过热力动力学课的,最近我发现,王小波也是上过这个课的,还因为这个课写了小说,所不同的是,王小波读了文史哲的书, 我却是一个典型的理工科的学生,写不出象样的小说。

我毕业后的第一个单位是一个国家级的科技类出版社。我这个出版社不但很老,而且行径奇特。它的走廊就像以前公安片的谋杀现场。我刚来到时社里很重视我,因为他们差不多十年没有进过年轻人了。实习期结束后,我进了一个编辑部。我坐的桌子正好有一部电话,我经常帮其他编辑接电话,态度总是很好。社长一边用热得快烧开水,一边要求我辅助出版管理模块的建设,其实我根本就是不懂电脑。等模块做得差不多的时候,社长又说,不要用这个模块了。所以我以为我的单位是一个十分奇特的单位。不管怎么样,这个单位的人待我不薄,首先,根本没有人有兴趣和我聊天,我可以节省很多时间,免去社交的繁琐。另外,财会部每个月都会按时给我工资,1300元,刚刚够我一个月最基本的花销。
2003年,我在一家报社工作,那家报社一出生就风华正茂,感觉是一个长着胡子的人从娘胎里出来。然后我就裹挟在这样呼啸而来的价值观里工作着,渴望自己能被时代所温暖。。禽流感席卷了越南,在亮着小灯的小卖部前,我拖着长长的鼻涕,抖抖索索地买手纸,生怕自己被牵连。六个月后,我被开除,还被扣除了在当时尤为可贵的3000元。三年后,我又一次被开除,游荡了10个月。
一个女朋友带着失业的我去了三里屯的一个酒吧。除了在一些原创酒吧演出,我很少去其他的酒吧,更不会买酒水消费。那里有好多外国人,看着可贱了。我一向不怎么看得起在京城胡混的多毛人种。还看见有些女人,穿的比较少。我看见大家熙熙攘攘地跳舞。我躺在很旧的沙发上,看着上面的一个小洞出神。音乐声特别大,这让我的心脏感到舒服些。其实,我怀疑是我的胃在疼。我是一个糊涂的人,经常把胃当成心脏,把伧俗和平凡,看成是诗意,又把无聊,看成是悲怆。。
我第一次到这样的地方。我和朋友每人喝了一杯金汤力,有点淡,这是我为数不多的喝洋酒的时候,觉得自己简直酷毙了。这时候我看见一个肥胖的妓女,感到很忧伤。我遇到过去我采访过的一个导演,很激动地说,导演,我们又见面了。能在你那里演一棵树吗?
    导演说,我早就不拍戏了!
    啊,你看,我好不容易认识一个导演,他却不拍戏了。

(3)本雅明之天使回望历史


我的一个朋友问我,你说男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啊。我说男人呢,就象一种病毒。

她很好奇地问,那病毒是什么样子的?

我说,病毒呢,长得特别简单,可能是锯齿型的,看起来特别愚蠢。

朋友说,啊,你真不愧是学理工科的啊。

有一年春节,我谈恋爱。在小学女同学的唆使下,到县城里最贵的发廊里,花了将近300块钱,烫了平生第一个卷卷头。2个小时后,夜幕降临,我坐上公共汽车回家,在晦明不定的车窗反光里看到自己的满头卷发,我象一个女特务一样,有些不自在。中学生守则说过,女生不能烫发,长发不能过肩。我身上依然有着一个又红又专的好学生的迂腐之气。我的恋爱很快寿终正寝,2006年春天,我穿着一件好几年前的100块的打折风衣,站在北京南城的大街上,我刚刚失去赖以生存的职业,太阳依旧慷慨地洒在我的风衣上,我却深深感到惶恐不安。这样的惶恐是从童年就开始了,好像是要失去什么,或者已经失去了什么。2005年12月15日夜里,我还接到那个人的电话。我回想起那个夜晚我们通过电话,但是依然不记得我们说了些什么。我把一切偶发的垂怜和关心都当成了某种感情。我至今不能确定别人是否爱我,有时我怀疑这一点妨碍了我心智的成长。我崇拜他,我事无巨细地阅读他的厚厚的作品。我一直认为嫁给那个人,就可以拥有他非常大的书柜(我崇拜知识)。我可以什么都不做,我只需在书房里替他抄书,默不作声,在房事过后,到另一个房间安睡。早上起来,他会看到我在窗前用一把木梳子梳头。这时候他会回到他30岁的时候,和一个丰腴的粉子谈恋爱——她没头脑,缺乏心机,带着年轻时候的单纯和不顾一切。我把生活想得过分轻易和美好,为此追悔不止。我始终想,如果,如果从头来,如果我没有这样,没有那样……如果我没有那么文艺气,如果我稍微识一点时务,不那么惹人讨厌……没有后悔药吃。我不确定自己是否爱过,除了那个大书柜。

本雅明说过,天使站在废墟之上,忧伤地回望历史。我们的忧郁看起来象空穴来风,而我们也往往语焉不详。

  评论这张
 
阅读(3484)|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