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颠倒众生的糊涂

幸福大街乐队

 
 
 

日志

 
 
关于我

“幸福大街”主唱。作家。幸福大街淘宝店重新开张:http://shop59299446.taobao.com/。现已有以下物品恭候 唱片:幸福大街10周年纪念T恤,《胭脂》(2008)/《胭脂EP》(2007)/《小龙房间里的鱼》(2005) 书:《娱乐至死》(2008)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鍙跺尅鏀匡細鍙︾被姝屾墜鐨勪紶缁熷皬璇?  

2009-09-12 10:3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早就听说吴虹飞这个名字,知道她是一个摇滚乐队的主唱,写诗,写小说,还是一个记者。一个女孩能同时做这么多事,总是让人很好奇的。2004年夏天,第一次在清华的一个诗歌诵会见到她,竟是一副大学生的模样,很害羞地上台朗诵诗,一点不像玩摇滚的人。想来那天可能是她的导师蓝棣之在场,影响了她的表现。

2006年冬天,吴虹飞因《南方周末》头版发表的一篇访谈,突然成了著名记者。想来那是我第一次细读吴虹飞的文字,当时读过的结论是,写得细腻有分寸,并不值得当事人对一个小女子如此大动肝火。人家不过是在上班嘛。不过由此倒是摸进了她的博客,很喜欢她的那些自我纠结的文字,纠结爱情,纠结于自己的内心——倒是很接近小说语言的方式。今天很难看到有人愿意展示自己的笨拙了,表现的都是自己在生活中的精彩和畅达。吴虹飞没有,她总像在虔诚地在学习这个对她来说还很陌生的世界。她没伪装成天衣无缝,这也是她能在别人一掠而过的地方停下来的一个重要原因。

所以我读到她貌似通俗言情小说的《伊莲》,一点也不吃惊。在她对小说这种文体没有全部弄懂以前,她是会这样的,她肯定要按小说最原始的样子来写。其实笨拙才是一个艺术家最为真实、也最为动人的姿态,因为她对世界是惊谎的、不解的,因为她把自己看作一个永远不会成熟的工匠,她手中的艺术品才能真正生动。梵高像一个农民拿起了画笔,吴虹飞也像一个大学生般写下了这个“灰姑娘”的故事。艾未未说,怎么写得跟一个大学生一样。是的,对一个总在追求流畅的艺术家来说,肯定会不大理解这份笨拙中的奥秘。在别人早已思维迸散、血肉解体时,吴虹飞才刚刚开始她的思考。她越是觉得自己不行时,她的顿悟也会越多,所以她的文字总是在尽头和困顿处,保持着一份鲜活。

吴虹飞肯定是要写 “三角恋”的,这是爱情的另一种叫法。她可能是按她的乐队,写了这个小说,也是1999年成立的,只不过乐队名字从“幸福大街”变成了“冷兵器”,女主唱吴虹飞化身为了伊莲。人们或许能从小说中读出吴虹飞本人的情感体验,有富家子弟程西泠,有贫寒的吉他手小龙。小说虽然虚构了一个与毒枭有关的惊险故事,但这份惊险想来是常常发生在吴虹飞的想像中。所以我们从记者叶凌飞身上,也能看到她的影子,在这部小说里,作者变成了两个人,一个失踪了,一个在寻找。那个记者的吴虹飞,在寻找那个歌手的吴虹飞。整部小说给读者的感觉,就像是一次漫长的中弹的过程,子弹在一点点地穿过肉体,这个过程无限长,长得没有止境,长得失去了痛感,长得充满了喜悦。

吴虹飞似乎是在用小说,为她的摇滚乐写一部说明书。理论家称之为互文,但这种音乐与小说的互文,在此前似乎只有刘索拉这么做过。她唱片中的《蝴蝶》《仓央嘉措情歌》《一个婚礼和一个葬礼》《乌兰》这些意象在反复在小说中回旋。对听过她的歌的人来说,会有一个感觉,似乎在读一部有音乐伴奏的小说。我非常喜欢她的一首歌《乌兰》,写一个歌姬对国王的无限眷恋和思慕,“无声无息,千年也过去了”,我看吴虹飞也一直活在这样的心境中。那种天真烂漫、至死不渝的爱,和吴虹飞的对艺术痴迷纠结在一起,却是这个时代异常独特的女性景观。

听吴虹飞很细致地分析过屈原笔下的《山鬼》,这是今天罕见的一种女性形象。山鬼对爱痴心,歌声委婉,与吴虹飞在歌声中的形象确实非常相似。巧合的是,吴虹飞是侗族人,她从小讲侗语,故乡恰恰是屈原被贬谪的百越之地。这么想来,把吴虹飞比作今天文学和音乐界的一个山鬼,形象还是比较贴切的。

前几天看到她,她告诉我,她最近特别喜欢到电影院看烂片,是江湖上名声显赫的“烂片王”。她非常爱笑,也喜欢自嘲,尤其在她发表那些散漫的意见。当听说吴虹飞最近又在写一本新书,叫《一个人的摇滚史》,便建议她把博客中那些倾诉爱情的文字,也放在书中。虽然那些文字信手拈来,却有着一个的“山鬼” 幽怨缠绵的独特气息。一本复调的书,总要比一本中规中矩的书要好看些。

我是比较赞同谢有顺对吴虹飞的评论的:“一个文雅而尖锐的心灵,一段细致而抒情的人生,一个精神恍惚的人活在一群精神恍惚的人之中,正如一场爱情被置放于无数种欲望里面。”吴虹飞的写作在她们这代人无疑是极具代表性的,她们活得越来越自我,却也越来越恍惚。她们象痴人说梦般,纠结在那些所谓的纯粹爱情中不能自拔。她10月份要做一个10周年的演唱会,名字叫“再不相爱就老了。”重章叠唱,她没有厌倦类似的表达。如今想起来,那些音乐也好,那些文字也罢,看起来另类,其实很像是“山鬼”在这个时代的重写。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