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颠倒众生的糊涂

幸福大街乐队

 
 
 

日志

 
 
关于我

“幸福大街”主唱。作家。幸福大街淘宝店重新开张:http://shop59299446.taobao.com/。现已有以下物品恭候 唱片:幸福大街10周年纪念T恤,《胭脂》(2008)/《胭脂EP》(2007)/《小龙房间里的鱼》(2005) 书:《娱乐至死》(2008)

网易考拉推荐

今生今世,如何不相忘  

2010-10-24 17:2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生今世,如何不相忘 - 吴虹飞 - 颠倒众生的糊涂



    春天腐烂 桃花开放

  星宿坠落 河流死亡

  浮生如梦 灵魂飘散

  今生今世 如何不相忘

  ——幸福大街《魏晋》

 

  我自然是一个平凡的女生。过去的图片里,多少还有小龙女的生涩的眉眼,到现在,一个人若是练了许多年武功,也会变成武艺高强,心思隐忍的灭绝师太。但我们习武之人,也不是为了出手伤人。但若是遇到好看的男人,依然是低了头,手足无措的。

  自从唱歌起,就有人告诉我:你不该这么写歌,太过古怪,乐句也是不完整。他是教过我音乐的老师。他若是早知道我的民族,漫口而出的山歌,也许就会明白。但是,城里人,学院中人,自有其见识。我的世界,亦不在此。因此听见了,点头了,却也是不听的。又有普通话标准的乐评人告诉我,你唱歌太难听。我也是低眉顺眼,却也是不听的。

  昨日,又读毛姆《月亮与六便士》,上海译文的精装本,实在是漂亮,刘瑜也推荐过,我便买下。讲到艺术家之孤绝,疯狂的人生。我想若这书在16、17岁读,不知道会引起我多少疯狂的想法。一个约翰.克利斯朵夫,一个悲惨世界,就已经影响我后来对音乐和人生的看法。而现在看来,只有叹息。

  我虽为灭绝,却是自嘲。不够勇敢,不能面对现实,只要试图思考人类的事情,试图维护着对音乐的小小的热爱,往往就会缺乏同党,孤独异常。

  我的孤独是荒凉的孤独。我亦是爱这热闹的俗世的,亦是爱那些凡俗的爱的,亦是一样未尝得。我朋友少,与外界也少联络。决非有意如此。即便是亲近了,也往往不知道我心里能想些什么。我心里固然是千回百转,却也是一句也说不出口。就象许多年后,见到小龙,我依然只是低头,不言说那些爱情,他亦是不知。我爱他,便是连他的夫人,小孩和朋友都会爱。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做音乐十余年,终究是为了一名男子的爱,还是因为爱音乐,心里也是没个明晰的回答。他心里真是没纠结的。游荡于地球之上,幼子在膝,想必很少想起我。宋词云,“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他的心却不是我的心。倒是去年我生日,他淡淡地写了一封信,说,等我想起,也是晚了。而他去年却告诉我,在他心中,却是始终有我这么一个人。他这么说,也就是说了,如空谷之回音,你以为是青山有意,其实都是无心。

  我今年又去了云南。为的是接他归国。我说,不如在机场,拉着小提琴,撒着花接他。朋友们听了,都笑说,太肉麻。他果然回来,路过麦田书店,书店关了门。因为老板其实是一个鼓手,晚上要为我的演出暖场。他亦是知道我演出的时间与他回来时间一致,绝非巧合。犹豫再三,没去看演出。我却是都知道的。

  我难与人亲近,是性格使然。我见生人,多数束手无措。就算与极善、极聪明的人聊天,到了夜里回家,也是自惭于自己不懂遮拦,信口开河,为此懊悔不止。遇上心仪的男人,不过是发乎情,止于礼。我亦是爱过,却总是闪失太多。年事渐长,我们不象年轻人一样,轻信他人。就象我十几岁去旅行,与陌生人聚一起,从无芥蒂。那时骗子也少。不象现在中年男人,捏着几个小钱,想的却是怎样沾点便宜。

  我便是成为这样的人!什么都知,有什么都不知。我既知道金刚经,又知金瓶梅,又知这圣经雅歌,也知这诗经的天真烂漫,温柔敦厚,却也都是基于本能,既知,又无知。这样知和不知,糊涂与清明,亦正亦邪,都是交替出现。我的博客自六年前便名为“颠倒众生的糊涂”,便是此意。

  一直想写个小说,借那些活在世上的道德优越的好人,来说这个世界的荒谬感和冷漠。之所以一直有冲动,是完全不能忍受这世界的琐碎、平庸,荒谬和冷漠。我花了大半年时间,收集资料,列出提纲,阅读名著,重读经典,写了数个开头,一涉及到爱情,就写不下去,一直也没有真正的行动力去写完。因为好小说不会有什么好出路,也不相信媒体和评论家的标准。而我自己到底是不自信。

  记得在巡演路上,到了W城,住在一个无窗户不透气的极潮湿的99元的小屋里。一名眉清目秀的男子来看演出,又帮我把书收拾了,送我回宾馆。我已两天未睡,累极,他邀我去他的大屋,分床共寝。次日晨匆匆告别。

  第二日,我仍去找他。到了入夜,我说,我喜欢你,所以便来找你。他惊诧,你这妖女,你我认识才一天,你莫非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征服欲?

  我也是不言不语:我不是你所想的样子。我喜欢你,便是喜欢你了。便是我思来想去有10年,方知那人是不喜欢我了,我既然不能喜欢他了,自然要喜欢别个人——我只是想,单纯地喜欢一个人,并无那么多的想法。

  为这所谓的音乐,已经山河全失,如歌里所唱,我决意为爱血战到底。可是白发丛生,不曾获得过这世间的一样好处,反是落下了一些猜忌、讥诮,流言。我也嘿然接受了。有些武功极好的人是何等样人,如何杀人于无形之见,却对这世界毫无征服欲。我过了小龙一人,已经是十余年光景,便是沧海桑田,永失我爱。可是小龙的故事太长,也太简单,我也没法告诉他:因为小龙,我便是这世间有情有义的人了。

 

  我爱了他,便是有情,便知道了世间冷暖薄凉。两年前,在西昌,一名极其清秀的彝族男子,于边城的月光下立于我宾馆门前,我问他为何来寻我。他也是不言语。我说,你回去罢。两年之后,我立于另一名男子门前,坦然地说,我喜欢你。却分明想起那名彝族男人,他的不曾言语。那彝族男子是否知道,我便是把他对我的瞬间的情意,还于别人了。

 

  那名在W城遇到的年轻男子,他如何懂得这么多的纠结,迂回和缘起?我也只是转头,不言语。你懂和不懂,只取决于你是否愿意懂而已,我已经是无能为力了。时间过去太久了,一切都太晚了,我们已经孤独到,不需要更多人的理解了。

 

  我不是妖女,别人对我好过,我都是一一记得,一一去还。因为我未来的结局既然已经是死,那么我愿意把一切都还清楚。你也许怪我小气了。可是我前世欠过别人的爱情,今生不是一直一直在还吗?要不然,你以为那些唱片,暴躁又温柔的,说的都是些什么故事呢?你只以为我小儿女情语,却从不知我心里山河万里,前世今生,那些磅礴和隐秘的爱情。

  评论这张
 
阅读(24089)| 评论(9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