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颠倒众生的糊涂

幸福大街乐队

 
 
 

日志

 
 
关于我

“幸福大街”主唱。作家。幸福大街淘宝店重新开张:http://shop59299446.taobao.com/。现已有以下物品恭候 唱片:幸福大街10周年纪念T恤,《胭脂》(2008)/《胭脂EP》(2007)/《小龙房间里的鱼》(2005) 书:《娱乐至死》(2008)

网易考拉推荐

今生今世越人歌  

2013-05-22 13:4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场深圳 607  周五20:30-22:00  

地点深圳 坂田手造街 福喜妹慢生活馆 

费用:  80(预售) 100(现场) 80(学生)

淘宝售票: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20567495535

实体售票:福喜妹慢生活馆 

 

第二场深圳  68 周六 20:30-2000

 深圳  现场B10

19:30兑票 20:00进场 20:30演出开始 
地点:深圳市南山区华侨城创意文化园北区B10栋北侧 
票价:现场100元,预售与学生票80 
http://site.douban.com/194077/
 

电话咨询:0755-8633760215:00-18:00 不开放电话订票) 
淘宝售票链接:http://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sE9nPC&id=25134388579 

 

第三场珠海 69 周日 20:00 

19:00兑票 19:30进场 20:00演出开始 
地点:珠海市南屏鎮北山村北山正街57號之一 北山剧院
电话:0756-8678466 


第四场 广州  611 周二 2000

地点: 广州 越秀区 水荫路115号城市会天溢大厦副大堂1喜窝

电话:13760607640 

今生今世越人

吴虹飞

 

此次6月的深圳之行,本来是有商业公司介入,这样侗族歌队的路费能够解决,劳务费也略高。他们要求我向尚雯婕那样演出,把侗族歌融入现代音乐。我觉得尚的音乐太简单,但觉得能够带歌队出来演出,也还是努力去迁就公司了。公司在小样制作出来后迅速变卦了。我告诉公司,我的费用可以无所谓,但是想保证唱片小样制作人和歌队的费用。可能是我没有和中介商业公司打交道的经验,在此期间,反复向公司道歉,恳求,给歌队出行的机会(因为我们已经答应了朋友深圳阿飞和其他的演出场了),但是公司还是拒绝了。我忽然变成了卡夫卡笔下的“K”。

 

我尊重商业公司的决定,现在必须自己收拾烂摊子了。歌队也都是一根筋,居然说,“说好一起去演出,不能去了,觉得丢脸,所以一个都不掉队。”爱面子的她们和我,就打算一起挺进城市了。7个女孩加上我,路费很贵,行程也许是艰苦的,我定定神,不得已在微薄上再次向朋友求助,路费在2天内募齐了,第三天我们就买了8人飞往深圳的机票。这是1年来为歌队第三次求助,以我特别封闭的性格,感到特别难为情,就想,事不过三了。谢谢那些有心人,帮歌队实现他们的小小梦想——他们的梦被压榨得太厉害了,都变形了。

 

这是贵州小黄“十姐妹”歌队第一次到深圳演出。因为独立演出费用不高,我会把所有费用都用在歌队的身上,给他们一点劳务费,买化肥,养孩子——这是他们应得的。她们远不止这个价值,她们应该在非常好的剧场演出,每个月能拿到可观的费用。她们的形式感,那么真实质朴,甚至可以商业化,只是有眼光的投资人还不多,而我还没学会向基金会申请,我和县长沟通,想做侗族大歌的学校,进行音乐的传承,同时进行创作培养,争取做出非常漂亮的音乐来——这像一个梦这个梦太宏大,甚至可以作为国家文化部的典范,可惜这个梦太大了。

 

如此清澈,优雅,婉转的和声音乐,在国内是少见的。他们也会被政府选送上春晚,也会参加青歌赛,也会参加官方举办的各种比赛。但是歌手的酬劳都不高。政府是很有钱的,但是却比我们这些普通人,小气许多。

 

在举办了50场演出里,我逐步向他们学习唱歌,更重要的是平心静气地体会美。我们大约也在相互学习,她们要理解我是容易的,也不容易,只知道是一个热心的乡亲,一个侗族人。如此而已。

 

虽然性格冲动,我却从来不是贸然行事的人,之前已经学习侗族音乐三年有余了。当然也会尽力去听其他少数民族的音乐。类似桂林那些地方实地山水演出那些,不是我学习的范畴——政府的短视,骄奢和对音乐的傲慢,误解实在太大,民族音乐对他们而说是个再好不过的幌子,却没有一个人告诉他们真实是什么,这是我这么久来感到疲惫的原因——一点点的真实都不允许存在。

 

传承是一个大的话题,必须政府和基金会参与。我是一个急性子,家乡有人来做客,总是要招待,我要给她们很现实的东西,就像我小时候,母亲和我接受邻居的小馈赠一样。我们乡下人,无非是如此,亲戚们来了,送一包糖,送一些小礼物。可惜我没有更大的力气帮到人,只能通过办演出,而演出也是收入不高的。因为不是商演,各方面也不是特别配套。更多人认为,原生态无法商业化。而其实我们看到的大部分“原生态”的,其实已经不原生态了。但我能保证这些演出都是原汁原味,我不敢乱动我们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

 

作为一个少数民族(我喜欢这个称谓),侗族人受上天眷顾很多的。她们祖辈居住在河边,在桃花源一样,水土丰饶的地方,她们的音乐,和流水一样清澈美丽,丰富,而且动人。我是觉得我族人是被天保佑过的。“小国寡民,鸡犬相闻,无论魏晋”,这些自然经济的理想状况,她们是过过的。他们敬畏鬼神。热爱世俗生活,也热心帮助邻里,甚至有自己的自然法,自己的寨主,却从不建立政权,也不利用过宗教。她们也为自己的音乐骄傲。她们在唱歌的时候,不但美丽而且非常自信,而且是一种很自然的自信。这些和经济的贫弱无关。后来这一切都被经济破坏掉了。我当然不会说出更深层次的原因,因为语焉不详,也不想考究原因——因为音乐是更复杂的现实。我头脑简单,性格莽撞冲动,爱音乐远大于对现实的热爱。我对乡民的尊敬,也远大于对庸碌之人的礼遇。

 

不免要谈到动机。当然除了对美的热爱,对音乐的追寻和展现它的欲望,当然还有潜意识的乡愁在作祟。我是个100%的侗族人。父母都是来自侗乡。我的母语是侗语和粤方言。因缘际会,我有一个非常固执的小学没毕业的母亲,她17岁和自己的族人一起离开家乡,之后她坚持把我和弟弟留在汉地(一个县城),而和父亲、家乡分开。我一年回乡下一次,在骄阳和蝉鸣中度过暑假,其余则通过信件和父亲沟通。她很想通过知识改变家族命运,作为长女,我母亲高瞻远瞩,把我送到了清华上学。我是按照母亲的意愿活的。和所有的乡下人一样,我们都接受了命运最为冷酷和麻木的一面,苟全性命,曲意奉承,苟且偷生,对生活展颜微笑。

 

我的生活充满了乡愁和对父亲的思念。深夜母亲上夜班去了,我躺在凉席上,听到树梢在风里的摇摆,在南方有湿度的空气传到我的耳朵,就成了音乐,无休无止,回旋着。作为一个孤独的异乡孩子,我习惯自不量力地思考一些粗浅的哲学和生命话题,当浅薄的心智无法解决这些准神学问题的时候,我转向了世俗的音乐——三岁识谱,无师自通。我的“天才”并未受任何人乃至亲人的重视,而且很快就被世俗的教育毁坏,但是长大后,我还是惦记我的梦——组建了一个摇滚乐队,开始和噪音为伍——多余的力比多,压抑的爱情,让我对这个世界,充满了疏离感——我曾是个处在幽暗的青春期叛逆的女孩,15岁离家出走,受到文学的指引,诗歌的魅惑,这一身的顽劣和傲慢,未能和世界顺畅交流。

 

在一种孤独和自我伤害的生活里,侗族大歌无意是最清凉最具备治愈系的音乐。你可否听过越人歌。“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誓诟耻,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我十六岁看到这首诗,有着初民的浪漫和痴情。之后我们慢慢意识到,它可能是侗民歌的前身。通过对西南少数民族音乐的粗浅认识,凭借着语言的先天条件,我还慢慢意识到,侗民歌和楚辞的关系,我根本不介意民族学者是否认同我。

 

还有什么可申诉的,不是世界的残酷,而是美。我经常诧异于族人女孩的美丽,骨骼的清秀,声音的纯净,和音乐里天然的自在性。而我却被城市,被教育修改得面目全非。如果不是凭借父母赋予我的母语,我是不会找到这条返乡之路的。溯源而上,那种优美的和诗性的生活,虽然被破坏殆尽,但浅薄的人类总是有梦的,一些非常古老,而又模糊的梦,尽管在现实里四处碰壁,我从未放弃过做梦。望向宇宙,得知那些星球的光,要经过那么长的时间,才到达我们脆弱的眼膜,而星球在次之前早就消亡了,不管曾经多么璀璨,热烈,炽热。想到这里,我想,这个世界真的是一场梦,和年少时的热烈的爱情一样。这句话的前半句当然不是我的发明,搞不好是大宝法王说的。

 

歌队通过他们本身,和作为载体的我,也接收到了大部份人的友善,温情和欣赏。这是老生常谈了:不管对这个世界充满如何的腹诽,付出关爱,同情和友善,悄悄为自己保存一个有温度的梦,永远是所有人的内心需求。

 

  评论这张
 
阅读(14558)|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